香港电影史百科

广告

杜琪峰警匪片历程十二问

2011-11-23 17:19:51 本文行家:芯瑜小小

提起杜琪峰与韦家辉,观众第一反应往往是“银河映像”,正因如此,他们的名字才被添入太多的香港味道,换言之,无论杜琪峰独力出马抑或杜韦组合的众多影片,与当前的合拍片大势总显得格格不入,他们注定只属于香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随着内地市场不断开放,“港片”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,故杜琪峰曾尝试以《蝴蝶飞》、《单身男女》等片直接北上,遗憾的是,观众却对《PTU》、《神探》等充满个人风格,却履遭审查部门删减的作品更为重视,商业的失落与特色的难守,近年的杜琪峰已变得更加矛盾..。.

        2011年,杜琪峰除《高海拔之恋Ⅱ》这类爱情喜剧,更与海润电影携手规模更大的《毒战》,而从阵容以银河团队取代个人征战的作风看来,该片必将成为杜琪峰进军内地市场的一场“大战役”!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杜琪峰拍摄警匪片的历史,距今已有20余年,作为一个从“工匠”逐步成长为“作者”,并朝“大师”迈进的电影人,杜琪峰对警匪类型的创作,始终在不断尝试及突破,直至《毒战》将拍,已足以让观众影迷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,大可先重温杜琪峰过去的警匪作品,探究其在《毒战》前走过的创作与嬗变之路——

九问老杜:过去怎样拍警匪片?

 

城市特警城市特警


 

《城市特警》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杜琪峰从影后首部时装警匪片,也是他在该类型尝试的首个嬗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《城市特警》换了三个导演才拍完,但老杜的作用无疑最明显,在利用电影语言营造戏剧张力方面,更是初见端倪:尤其医院暗杀一幕,杀手藏入伸手不见五指的电梯槽后戴上夜视镜,将追缉的警察行动看得一清二楚,反观警察只能借微弱的亮光找寻杀手,场面气氛变得杀机重重!

        杜琪峰在这场戏里充分展示其控制场面的功力,警匪对峙绝非枪林弹雨的血腥厮杀,而是步步为营、以静制动,槽内亮光更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在极短时间内忽然闪现,双方则抓住这一霎向对方开枪,尽现水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《城市特警》更凸显杜琪峰对暴力的偏好,尽管此举在当年而言多少受到吴宇森式“暴力美学”的影响,但杜琪峰胜在不盲目跟风,反而将血腥残虐的场面不加节制地拍摄出来——若非手指被炸断、电钻钻穿手心,便是活人被烧焦、被车轧得血肉模糊、被电梯扯断身体,甚至被枪弹炸成“马蜂窝”,从头到尾让观众坐立不安,也正因老杜的坚持,让《城市特警》多年来频被外国的香港电影研究者奉为港式CULT片的代表作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严格来说,《城市特警》并不是杜琪峰的代表作,甚至在其芸芸作品中也排不上名次,却为老杜日后建立的警匪片风格,埋下了重要的伏笔。

《无味神探》

        7年前,杜琪峰以《城市特警》结合愤世悲情与电影语言;7年后,他则由火爆变为温情,并催生出奠定其典型风格的《无味神探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,《无味神探》剧情显得极其老套,无外乎是正义凛然的警察遇上辣手无情的悍匪而大战连场,最后几乎将TVB大楼炸塌,夸张得难以想象!不过,老杜虽不免俗,也不媚俗,因其将更多篇幅用于描写主角阿海在人生观与价值观上遭遇的变化: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他脾气火爆,事业与家庭都不顺心,甚至变得颓废失落,直至脑袋遭枪伤失去嗅觉与味觉,令他领悟到包容与宽心,自此非但善待周围的友人,更慢慢接受了红杏出墙且怀上他人孩子的妻子....。.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并不能说《无味神探》是香港电影史上第一部诠释人性变化、展现人文关怀的警匪片,但老杜如此细致的刻画,却无疑让它显得别具一格,何况《无》在人性刻画方面亦极力摆脱过去挣扎于正邪关系或兄弟情义的俗套,转为从个人出发,描述其经历一系列外来冲击后的蜕变,因而即使普通人看罢亦会有所思考。可以说,《无味神探》的意义并非在于扭转警匪片的整体面貌,而在于为警匪片指明了另一条可行的道路。

《暗花》

        若真要“追根溯源”,《暗花》无疑是杜琪峰与韦家辉首度携手的警匪片,因而注定独树一帜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风格上,《暗花》毫无写实可言,反如古龙笔下的奇诡武侠小说,为警匪角力注入奇峰异起、一波三折的悬疑色彩:从一笔巨额“暗花”引出的江湖阴谋,引出警察与杀手正面交锋,继而落入幕后主使设下的圈套,直至逃不出“棋子”宿命的悲惨结局,戏剧性无时无刻不充满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暗花》虽是警匪题材,在整体叙事上却与传统类型片大相径庭:过去警匪片剧情多由一件“惊天大案”展开,警察则要费尽全力才能将匪徒一网打尽;而《暗花》里的黑白两道非但全不是好人,整起阴谋从爆发到收场更只在一日之内,故警匪片最热衷表现的“伸张正义”,已全然被“艰难求生”取代,加上夸张的视觉映像和无处不在的诡异氛围,成为90年代类型创作中一朵别开生面的奇葩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暗花》导演虽挂名游达志,实质操作者却是杜琪峰,故影片亦回复老杜十年前在《城市特警》里玩得不亦乐乎的暴力风格:先是梁朝伟在餐厅里用瓶子一下下地砸断他人双手,继而又用铅笔头直逼邵美琪的眼球,甚至将她绑在车上虐待后碾压;此外几场“断头”戏也触目惊心,无论被杀手藏在旅行袋中的脑袋和警察家中的无头裸尸,抑或杀手被飞射而出的铁板削去脑袋,都让人感觉《暗花》打上的更多是属于杜琪峰的烙印。

《非常突然》

        港产警匪片发展多年,“高大全”的警察形象、惺惺相惜的正邪关系、超乎常理的火爆枪战始终是芸芸创作者的首选材料,至于“言之成理”的剧情铺排与大胆颠覆的逻辑走向,反而不在其考虑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幸,当警匪题材再为杜琪峰与韦家辉所用,才有了这部出人意表的《非常突然》。与其他类型片过分强调视觉听觉的煽动性不同,《非》尤其重视生活细节,直至枪战发生前,每一幕都是现实中最平凡的场景,也正因如此,当警匪展开交锋,其由“波澜不惊”到“一触即发”更觉对比鲜明;再者,由于《非》绝大多数情节都发生在下雨天,也才让影片结局的意义更为深刻:在恶劣而压抑的天气下,主角们多次将危机迎刃而解,岂料雨过天晴,却陷入真正的危机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《非常突然》真正令人始料未及之处在于结局:由于对两个笨拙小贼错误估计,令全体重案组成员横死街头,全程没有一个人死得悲壮煽情,只有不间断地将意外延续至最后一刻,而观众目睹不久前仍骁勇善战的警察毫无征兆又接二连三地倒下,更不禁为幸福的随手而逝及命运的不可控性叹息——事实上,这更是过去几乎任何一部警匪片都无法给予观众的震撼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非常突然》标志着杜琪峰与韦家辉对警匪片创意的又一次积极尝试,尤其与《暗花》对比之下,更难以想象两人以“奇诡”及“写实”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包装类型,却皆做到不落俗套,因而成功带领港式警匪片渡过创意上的“低潮期”,迈向下个十年的另一风貌。

《暗战》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杜琪峰几部警匪片都在各有特色中流露作者风格,却往往“草菅人命”,剧情发展下去总要用颇为残忍的方式弄死一批人,直至《暗战》出现,其类型创作才迎来又一次新的嬗变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暗战》非但对杜琪峰本人,对过去擅长用子弹解决问题的警匪片而言亦是突破:全片几乎没开过一枪,而是让大盗与谈判专家在一场“72小时”的游戏里靠各自头脑赢得胜利。故,两人从头到尾都处于“布局”与“破局”的计谋角力状态,即使距离已近无可近,也从不依靠暴力手段脱身,最终彼此惺惺相惜,因而超脱一般警匪片在枪林弹雨中结为知己的俗套,转为在斗智斗勇中觅得“识英雄重英雄”的情谊——换句话说,以“文斗”取代“武斗”,并借此将双雄对决刻画得紧密有致、环环相扣,《暗战》可谓首遭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暗战》对港式警匪片的改变,也在于突破该类型长达数十年的“警匪对决”模式,演化为更沉着冷静的“猫鼠游戏”,且“光明高大”的警察追缉“阴险狡诈”的匪徒的角色定位,也在片中变得“本末倒置”起来:最聪明的反而是“鼠”,“猫”陷入连环局中不说,甚至随着斗智的推进,心甘情愿地待在局里与“鼠”过招,可以说,老杜以《暗战》“解除”了法律与道德对类型片的桎梏,提升了警匪片的“智慧”。

《PTU》

        在杜琪峰的警匪片创作过程中,《无味神探》细腻描写人性情感在先,《暗花》弥漫的阴沉黑暗展现出他营造气氛的功力,《非常突然》一系列巧合与意外则流露他对宿命的好奇,至于《暗战》更让他重视摄影、剪辑与配乐的作用,而当他尝试将这四大招牌“融合”时,《PTU》便成为先拔头筹之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看来,《PTU》可谓再次颠覆了警匪片的传统:过去同类影片多是危机爆发在先,继而由个人或集体英雄出手解决,《P》却全然相反,先在极其有限的时间(一晚)内,由一群原本互不相关的人物各自引出一起互不相关的事件,期间因不断交织牵连而致“小事化大”,高潮则是众人“会合”枪战,再以出乎意料的结局收场,这种强调气氛及意象而较抽离剧情的创作,无疑是杜式警匪片的又一抹亮色。

《大事件》

        《PTU》为杜琪峰赢得第二座金像奖“最佳导演”后,并未停下他以警匪题材为试验对象的创作脚步,但面对韦家辉与游达志的离队,能否顺利消化游乃海等人贡献的剧情,却成为其警匪片面临的又一难题…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《大事件》在情节上未能给杜琪峰带来更高赞誉(甚至为观众诟病),但风格日趋成熟的老杜却极力“炫耀”他的作者本色:开场一段长达6分47秒的长镜头,便运用包括手提、吊臂、滑轨、变焦、稳定器等技术,一反港式警匪片历来强调“快剪快切”的习惯,转以“伪纪录片”手法表现一场紧张激烈的街头枪战,时至今日,该场戏仍被诸多影迷评价为“鬼斧神工”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《大事件》仍能体现老杜急欲对传统警匪片面貌进行反动并重塑的创作理念:过去银幕上的警察办案,总在彰显“除暴安良,维护法纪”的正义立场,但《大》中警方倾巢而出对抗匪徒,却意在借媒体力量挽回此前警员“投降”之举对其威望造成的负面影响,并企图重新赢得百姓的赞誉和信任,因而让整个正邪交锋的过程都沾上了“作秀”的气息,即使警方最终战胜悍匪,也不过是一场刻意的表演和游戏罢了。

《跟踪》

        杜琪峰执导的警匪片,经历多年水准已得验证,因此在2007年他便将机会留给他人,出任游乃海执导的《跟踪》监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并非杜琪峰本人执导,《跟踪》却同样拥有浓重的银河映像风格,而此风格的真正核心,也毫无疑问以杜琪峰为首:在处理场面方面,此番游乃海可谓学足杜琪峰,开场一段跟踪戏便紧捏气氛及场面调度,且杜琪峰从《PTU》开始便在人物角色方面强调的“群体效应”,也在片中屡次为游乃海所用,甚至少不了《暗花》式的暴力压迫(梁家辉用钢叉抵住黎耀祥的脖子),换言之,若不是仍颇生疏的电影技法,说这是杜琪峰拍的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杜琪峰的警匪片也从来不会墨守成规,《跟踪》便尝试银河映像过去不常用(除了《大事件》)的写实手法拍摄警方跟踪劫犯的场面,更何况这些场面在片中占了很大篇幅,并非如《大事件》般将写实集中在开场的7分钟,这就让影片在芸芸警匪片中走向另一方向:以杜琪峰式的运镜手法及风格特色,去处理一个充满写实气息的警匪故事。

《神探》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单纯将《神探》称为“警匪片”,无论对迎来成立十周年的“银河映像”、对回归银河团队的韦家辉、乃至对为日薄西山的香港电影贡献良多的杜琪峰来说,或许都是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2004年后的杜琪峰一直在画面与技术上完善自己的“作者本色”,却未能如韦家辉在侧时般丰富其作品的剧情与主题,加上《大事件》那场设计得煞费苦心的长镜头枪战为他赢得更多赞誉后,警匪片更是一度淡出他的创作视野!因此,在昔日主将归队后,以重拾警匪类型再展创新思维,《神探》可谓杜韦迎接的又一轮颠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神探》并不像当年的《无味神探》般在风格与商业的界限上摇摆不定,而是以风格化的影像与主题探思人性的阴暗面,所以片中全无“惊天动地”的枪战与爆炸,只有七只代表各种人性层面的“鬼”支配人物做出不为法律所容的行径,甚至连传统警匪片里的警察也变成一个

        具备探知心“鬼”能力的“超人”(或疯子),这就超脱了其他类型片以找寻蛛丝马迹侦破悬案的执法特色,变为以超现实手段挖掘悬案背后的深刻背景,因此《神探》称得上是港式警匪片多年罕见的以人类学及社会学为主题的佳作。

三问《毒战》:会是怎样的警匪片?

        2011年11月,在海润电影牵手下,杜琪峰与韦家辉率领银河映像团队进军内地市场。然而,此番新作既非向海外影迷宣传风格特色(如《复仇》),也非固守本土风味而不畏删减的港式制作(如《大只佬》),更非刻意取悦双方市场的爱情喜剧(如《单身男女》),而是真正以内地资金、内地取景及以内地男星为主要演员的手段,去演绎一个以内地为舞台的涉毒故事,更何况该新作投资额高达一亿元人民币,非但是杜韦众多于内地上映的作品中成本最高的一部,更是杜韦从影以来执导的最贵的一部!这部影片,即为《毒战》。

        杜韦以《毒战》抢攻内地市场之举,有影迷称之为两人的“内地终极警匪电影”。但与此同时,不少观众影迷鉴于昔日两人作品在国内的遭遇,亦不可避免地在制作规模、题材选择、风格取舍、审查难度等方面对尚未开拍的《毒战》抱以观望、遐想甚至疑问态度,归结起来,则无非是一句话:杜韦将把《毒战》拍成一部怎样的电影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筹备中的《毒战》在剧情与演员等方面仍处于神秘阶段,但在此或可对其走向先行“预测”一番,从另一角度探究《毒战》的未来面貌——

剧情:《非常突然》还是《神探》?

        在《毒战》之前,韦家辉给杜琪峰写过的警匪剧本只有一部《神探》,更何况从韦家辉离开再到回归银河映像,参与撰写的影片若非贺岁喜剧,便是爱情小品居多,如今着手操刀一部发生在内地的警匪故事,会以怎样的风格出之,自然是《毒战》最为人瞩目之一环。

        抛开韦家辉所擅,杜琪峰过往的警匪片在剧情上也并非变化多端,概括起来,主要有二:第一种是《非常突然》式的“都市写实派”,即发生在现实的大城市里,在每天都可能经过的街道上展开枪战火拼,往往以事件带出人物具体性格;第二种则是《神探》式的“夸张悬疑派”,即以人物的某种超乎平凡(甚至超现实)特性为主,而众多发生在片中的事件则多围绕此人展开,主副对调,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《神探》虽然在剧情上更让人拍案叫绝,面对主流商业的趋势,却难免有“冷门”之感,何况杜韦合作此片,本身即有试验成分在内;非但如此,《毒战》规模本身颇大,人物众多、场面壮观、剧情复杂已成为必然走向,若恢复《神探》阶段,独具创意的剧情则未必能容纳如此丰富的素材。由此可见,此番杜韦携手《毒战》,或将以《非常突然》那样的写实剧情再行延伸,更有可能如《非》般,在剧情发展上令观众出乎意料、措手不及,而成经典。

场面:《PTU》还是《大事件》?

        纵观“银河映像”成立后推出的多部警匪作品,大可发现杜琪峰在处理枪战场面上多为两大走向:其一是如《PTU》或《神探》,遍布慢镜、烟雾、血粉与静止的人物动作;其二则如《大事件》,以强大的各式火力展现枪林弹雨的街头大战,前者或让观众呵欠连天,却能凸显杜琪峰的个人招牌,而后者虽非近年杜琪峰所热衷,却同样能在他对银幕技术的灵活掌控下,为观众营造更过瘾的视觉冲击,整体而言,两者对2000年后的杜琪峰而言,皆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从过去诸如《PTU》、《神探》等片在内地市场的反应而言,杜琪峰的个人风格似乎显得“叫好不叫座”,何况观众更青睐大制作、大场面,层出不穷的追逐、枪战、爆炸对他们而言更为刺激之余,也能让他们更准确地定位这是一部突出“香港特色”的作品,所以对手握巨资的《毒战》而言,杜琪峰最偏向的选择,相信仍是《大事件》那样枪火淋漓的大场面。

风格:《暗花》还是《暗战》?

        1998年至1999年,杜琪峰的两部警匪片在叙事风格方面已有相当大的变化:《暗花》在前,曲折奇诡、一波三折;《暗战》在后,有条不紊、循序渐进,前者突出挣扎求生的艰险混乱,后者则强调流丽顺畅的智商博弈,可谓对比鲜明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暗花》与《暗战》都以两个身份对立的人物你追我逐展开叙事,节奏与风格却截然不同,如今《毒战》将拍,杜琪峰究竟应如前者般夸张离奇还是如后者般挥洒奇情,自然备受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《毒战》本身的片名来看,杜琪峰与韦家辉此番或许未能走《暗战》式的华丽路线,因涉及“毒”的警匪题材,在过去的港式警匪片中多数比较严肃,因此出场人物往往非自信轻松,反而面目紧绷,一刻不得放松,正如《暗花》,从头到尾都充满纠结难分的压抑感。在这一点来说,《毒战》在整体风格上,估计将更接近《暗花》,弥漫一派黑色、阴冷甚至绝望的味道,毕竟,在这样的风格主导剧情发展下,才更能触及观众内心的变化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