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电影史百科

广告

《窃听风云2》为何能让港片强势回勇?

2011-09-01 14:09:31 本文行家:芯瑜小小

麦兆辉和庄文强离开《关云长》里的三国古战场,回到《窃听风云2》里尔虞我诈的香港股市,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立刻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麦兆辉和庄文强离开《关云长》里的三国古战场,回到《窃听风云2》里尔虞我诈的香港股市,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立刻就回来了。闹市飞车,窄巷格斗,枪火四溅,那是香港警匪片多少年淘磨出来的场面精华。大哥小弟,情法相冲,隔代恩仇,那是香港演员夜以继日演绎过的经典套路。货源归边,地主会,1973年股灾,那是TVB《大时代》《创世纪》等港剧中反复解析过的概念和往事。我们知道这些东西不是纯粹的现实主义,但个个都有现实的影子投射其中。我们也知道这些情怀不是纯粹的浪漫主义,但它们都曾在过去的某个时刻把我们撩拨得心神摇曳或者热血上涌。这就是香港电影建立的半真半假、半实半虚、半世俗半浪漫的梦幻世界。在这个自成逻辑的世界里,香港永远是阴谋重重、枪弹横飞、黑道纵横的,但这并不影响现实中的香港百业昌盛、社会安宁、街市太平。

古天乐古天乐

        关于两年前的《窃听风云》,我已淡忘了其中鬼斧神工的窃听技术,只记得窃听组的兄弟三人一念之差被逼上绝路,有的死于非命,有的生不如死,有的做了污点证人,那份大利当前举棋不定的煎熬是对人性最凶残的冶炼。如今的续集,从故事上来说完全另起炉灶,刘青云、古天乐和吴彦祖也不再是情同手足的同僚,而是分处三个阵营:古天乐执念于公理正义,吴彦祖一心要讨还公道,而刘青云一边大赚其钱,一边承受内心良知的烧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人物设定和形而上的思考来说,《窃2》弱于首部:《窃2》里的人物基本上是性格极端的脸谱化人物(刘青云复杂些,但后头趋于消失),而《窃》表现的却是普通人面对诱惑时舞出的不同身姿;《窃2》的故事走到一半就能知道结果,因为是按照警匪片的配方和公式打造的,而《窃》的故事有着相当的不可预测性,它更像是晦明无常的真实人生。但是,《窃2》在技术层面的优势是相当明显的:飞车走马、拳打脚踢,香港警匪片的强项尽数用上,而且用得很炫。更重要的是对香港股市的揭黑和扒粪式展现,足以让人瞠目结舌。原来,小散户们费尽心机研究的K线图和涨跌律,都是被大户室的庄家们提线的木偶。原来,国际炒家和香港大鳄们曾经发生过震烁古今的一战,本土“地主会”获得了最后的胜利。原来,股市的大盘涨跌取决于宏观经济,个股的起落完全取决于内幕交易。在一个人人皆以追逐财富为终极目标的国度,就是不曾涉足股市的人,看看其中阴谋的得逞和败落,也会觉得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影片能有如此效果,有赖于麦、庄对香港商业文化的敏锐体察,也有赖于一众演员的精彩发挥。三位男猪脚是香港中生代演员里的翘楚,且均在前作中熟悉过“业务”:刘青云在《大时代》里就是天才操盘手“方展博”,古天乐在《创世纪》里是商界杀手“张自力”,吴彦祖在《偷窥无罪》里就是个窃听好手。就是边儿上做绿叶的也不可小觑,“老姜”和“花瓶”各显其能。看操控股市的“地主会”打牌,宛如见证一场老《射雕》的聚会:“黄老邪”曾江仍然是霸气十足,出任带头大哥“同叔”。“柯瞎子”江毅不再和黄老邪为敌,而成了“地主会”里的一员。“梁长老”骆应钧不再邋遢,衣着光鲜地跟着“同叔”大发其财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能量守恒定律: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在这样一部男人主导的犯罪片中,女性角色总体处于打酱油的地位。不过,根据阴阳平衡之道,没有黄奕和叶璇的出场,这个大老爷们儿组成的阴险坚硬的世界,将让观众彻底失去喘息之机和舒缓之地。尤其值得一说的是黄奕,她在片中演了刘青云的妻子兼律师。作为妻子,她是娇柔可人的。刘青云从事的是一份见不得人的工作,他赚的越多,内心的惶恐就越多;他和同叔走得越近,他对祥叔的愧疚就越深。黄奕的存在消解了他的压力和焦虑,平衡着他失重的世界。作为律师,她是精明强硬的。刘青云面对警察的盘问不知所措,黄奕像一面上好的挡风墙,将警方射来的子弹一一弹回。在同一个角色身上展现柔亢两面,在女强人和温柔妻之间跳进跳出,这是需要演技的。尽管戏分不多,甚至亲热戏有些突兀,但黄奕还是层次分明地完成了角色。只是,后来剧情重心完全转向黑庄阴谋,黄奕和叶璇也就只剩下了女星的看家本领:被绑票,做人质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《窃2》,我心甚慰:香港电影总体上被内地规则改造得有些面目全非,但有杜琪峰、韦家辉、麦兆辉、庄文强、林超贤等人在,纯正的香港警匪片、黑帮片、商战片、爱情片的火种就不会灭绝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